当前位置 :
一张车票的事儿
更新时间:2024-04-21 21:48:55

老钟上了车,刚找到座位坐下,他旁边座位上一个40来岁的黑脸男人,就不眨眼地看着他,看的老钟不大高兴,说了一句:“干吗这么看我,我奇怪吗?”可黑脸男人并没有收回目光,还说:“我看您有点眼熟”嗯!老钟心里一咯噔,这才注意地看了看他,一点都没有印象,立马判断,跟他套近乎!于是淡淡一笑说:“认错人了吧”老钟的心里加了一道防线。这年头骗子多,骗人的伎俩千奇百怪,无所不有,套近乎就是其一,老钟不再理睬他。

一张车票的事儿

可是中年人还看着他,又说:“你是不是10多年前,哦,就是1997年10月8号,您给一个逃票的人买了一张票?”老钟听了一愣,扭头看他,但没等他说话。黑脸男人又补充说:“不是这趟车,是1461?”老钟已经记起来了,是有这码子事。那次他从北京办事回家,列车员查出了一个逃票的年轻人,先是列车员质问,不一会儿乘警、列车长也都来了。逃票人红着脸,苦苦地央求,说自己出来打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没有钱,就是想回家。尽管他说得可怜巴巴,但乘警列车长并不买他的账,说,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要他赶紧补票,不补票就要他下车接受处理。

老钟知道,下车处理就是把他赶下车,由车站公安处罚。老钟一直听着看着,已经看出了眉目,这年轻人真的是逃票,也真的没有钱,因为他把自己身上的兜都掏了一遍。可是列车长乘警还是不买他的账。老钟做信访工作多年,具有察言观色的功夫,看得出,这是他的第一次逃票,而且不是小偷,因为小偷宁可偷也不会逃票。

局面僵持,旅客们都听着看着,有的还跟着议论,但都是指责逃票人的。再看看年轻人的窘态和列车长乘警不放过他的表情,老钟动了恻隐之心,走过去问逃票的年轻人:“你从哪儿上车的?”逃票人看了看他,嘟囔道:“静海”“哪儿下车呢?”逃票人听后,目光游离了一下说:“蚌埠”老钟听后就转对列车长说:“我来给他补张票吧”列车长看看老钟有些怀疑地问道:“你们认识?”老钟摇了摇头,列车长又看看老钟,这才说了声:“好吧”跟着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老先生理解我们的苦衷”老钟点点头说:“理解理解,乘车买票理所当然,火车得靠车票养,你们也得养家糊口吗。”因为老钟的话让列车长有点感动,破天荒的没有从始发站补,而是从逃票人说的“静海”补起。

补完了票,老钟拉着逃票的年轻人,到了列车结合部没人的地方,对他说:“小伙子,人都是有尊严的,为省一张票钱值得吗。再说,就算你真的没钱,打几天短工也就有了,大不了跟熟人张张嘴,也不至于找这样的难堪吗。人家火车是靠票钱来养活的,都像你这样,铁路就垮台了,咱们这些人也就没火车坐了。”年轻人低着头不说话。老钟又说:“你年纪轻轻的,看样子身体也很棒吗,这年头只要肯动脑子,肯出力气,还愁没事做没钱赚啊。我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只要你信我的话,哪儿都能赚到钱,把日过好了,好好想想吧。”说到这儿,老钟把那张火车票放他手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逃票的年轻人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老钟很快到站下车了,谁都不知道谁姓甚名谁。老钟也早把这事忘了,那时候买票也不实名制,就是查也查不到。

10多年后,又一次火车上相遇,十几亿的茫茫人海,老钟也觉得是巧了。

往事记起来了,老钟又看他的穿戴挺气派,就问他现在做什么。中年人先告诉他叫马玉平,家是安徽农村的。又告诉他现在搞养殖,有200多亩水面,每年有200多万的收入,日子过好了。老钟听了很为他高兴。可此刻马玉平动情了,涌出了眼泪,突然跪倒老钟脚边,说感谢他的大恩大德。

这突然的一幕,让老钟又一愣,赶紧先把马玉平拉了起来,又说,一张车票不值得言谢。马玉平坐下后擦了擦泪水,说,这几年,他一直在找他,可是找不到。老钟又说了一遍,区区一张车票,不值得。

马玉平说,不,我不是谢老先生的车票,我是谢老先生对我说的那些话。我这个人不大相信别人的话,可您的话我信了,让我换了一颗心呀。他接着说,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家里穷,我也不想复读,就想到外边挣大钱,可我东一头西一头地跑了几个月,也没找到挣大钱的工作,后来被一个熟人拉入了传销团伙,给我洗了脑,我觉得找到挣大钱的地方了。按照洗脑路线图,第一笔传销,先骗了我父母的钱,接着又骗了亲戚的钱,又骗了熟人的钱。那段时间,我确实骗了一些钱,拿到了提成,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可是把家人亲戚熟人骗完后,再去骗不认识的人,就难了,业绩大幅下滑,提成越来越少,但我还抱着时来运转的心里,继续做,不辞辛苦,黑白忙活,拿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力气,业绩也没有任何好转。因为人们越来越不相信传销了,政府的打击还越来越严厉。我不想干了,想离开,可是不成,被头目控制起来了,控制了我俩多月。我是趁着那个窝点拆迁,搬家时有点混乱,头目一时疏忽,才乘机逃脱的。我逃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分钱,又怕他们追我,得逃得快点,就混上了火车。

其实,我并不在蚌埠下车,想在济南泰安下车,我故意说得远点。我老家是灵璧,应该可是我不想回家,害怕家人啊。您给我买了票,连我叫啥都不问,您是好人,您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在火车上想了一遍又一遍,特别是您说的“不管城里农村,哪儿都能赚到钱”那句话,我觉得很对,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家就是农村的,我可以回去种菜,养鸡养鸭,我们那里还有水塘,可以养鱼。我改主意了,不在济南下车,也不在泰安下车,也不到蚌埠了,回家回村。所以到了宿州,我下了车,回到了灵璧老家。不说您也会想到,我骗了家里和亲戚那么多钱,进门就给父母骂了一通,我妈一边骂还一边哭,哭的好伤心。亲戚们熟人们知道后也上门要钱。我在火车上就想好了,面对一切,愿打就打,愿骂就骂,我认账还账。毕竟是骨肉亲情熟人,他们容忍了我。

晚上睡不着,我就又想,我到底做点什么呢?最后我就确定养鱼,第二天,我围着村子四周看了看,选好了鱼塘。可是回家一说,我父母不同意,怕风险啊。我不没有经验吗,父母的担心也是正常的。可是我已经下了决心,找到村长一说,村长满口答应,还说第一年免租金。那时候我还比较胆小,只租了一个8亩的坑塘,整了整,就放上鱼苗了,也没花多少投资。没想到我这个门外汉,当年就赚了钱,赚了两万多,信心更足了。第二年扩大面积,赚了五万多,第三年就过了10万,把亲戚的账都还了。我的鱼塘一年比一年扩大,收益也逐年增加。当然也遇到过问题,有一年因为水质出了问题,鱼都死了,那年损失了100多万。这算交得学费吧。事后,我请专家给支了几招,这几年,再也没有出过问题。我有钱了,再也不用逃票了!马玉平眼泪汪汪,说的很激动。

老钟对他点了点头,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样的!”

马玉平裂嘴笑了。

二人边说边笑,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老钟马上要下车了,马玉平看了看他,忽然拉住了老钟问道:“老先生,您看的起我吗?”老钟听了一愣说:“怎么会看不起呢”马玉平听了又说:“既然这样,您就不要下车了,看看我的养殖场去。”老钟又一愣,说,我到站了。马玉平马上说,没关系,咱不用逃票了。说完先笑了,老钟也笑了,可是还没点头。马玉平就又说:“如果您家里有事要办,我也下车,等您办完了,再一起走。”老钟看看马玉平真诚的眼神,家里也没什么事,点头答应了。马玉平很高兴,要过了他的票,补了一张到他家乡的票。

朋友,如果你对人的帮助是无私的,你说出来的话也就有了分量。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