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天下事,难不倒阿P
更新时间:2024-05-24 23:53:09

阿P在一家工厂打工,前不久,厂里来了个电焊工,是个漂亮女孩。

天下事,难不倒阿P

这下厂里那些男青年就都开始心神不定起来,时不时找借口去“看电焊”,其中和阿P在一起干活的马保明最起劲。

这天,马保明又去“看电焊”,可没过多久,他就捂着眼睛,哭丧着脸回来了。工友老王笑他:“咋了,是不是美女太耀眼,把眼睛给晃了?”马保明没好气地答道:“还说呢,不小心被电焊灼伤了……”说着把手从脸上移开。

阿P一看,见马保明满眼通红,泪流满面,心里暗笑道:活该,谁让你动不动就凑“热闹”,但面子上还是关切地问:“很疼吗?要不上医院看看?”老王出了个主意:“电焊灼伤了眼,上医院治,三天五天好不了。我听说有个偏方,用奶水抹抹好得特快。”

“这我也听说过,可到哪里去讨奶水呢?”马保明哭丧着脸说。

话音一落,几个人眼光“刷”地向厂门口望去—厂门口小卖部的老板娘刚生了孩子,此时她正在给孩子喂奶呢。

“这个—”阿P不禁挠起了头皮。这老板娘年龄不算大,可伶牙利齿的相当泼辣。谁得罪了她,她能骂得你一佛升天,二佛入地,厂里的男工都有些怕她,每次去买东西都小心翼翼的,有时被她数落几句,也只能咽进肚子里。现在,要向她要奶水,谁敢说得出口呢?

马保明腾出一只手一挥,对老王说:“老王,你去跟老板娘要点吧,你年龄大,她还不至于敢骂你。”“我,我……”老王摇摇手拒绝了。

“P哥,只能靠你了,”马保明转过身又哀求阿P,“在我们这里数你最有办法了。”

阿P犯难道:“这,这是往桌面上倒脏水找抹(骂)的差事,弄不好奶水要不到,反而给记耳光啊!”

马保明这下急了:“谁去把奶水要来,晚上我请客喝酒。哎哟,哎哟,我受不了啦!”

阿P见马保明一脸痛苦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想了半天,这才说:“我去试试,不过我可不是为了让你请客,为朋友……”

“我知道,两肋插刀,快去!”

阿P硬着头皮走到厂门口,看着老板娘怀里的小孩子,他故作惊讶地说:“嘿,小家伙长得真可爱,像老板!”

老板娘打断了他的话,敷衍道:“还是拿烟?”

“不……是……是……是这么回事,”阿P一指马保明,远远的,马保明和老王正往这边望,看到阿P一指他们,吓得急忙别转身子。

“小马被电焊灼伤眼了……”阿P结结巴巴把自己的意思说了一通,老板娘没听完,“扑哧”一笑,把孩子往摇篮里一放,拿起一只塑料杯子,进了屋……

过了不久,阿P就端着杯奶水向马保明那边走过去。马保明和老王一见阿P,大老远像迎接亲王一样迎了上来。老王忙掏出纸巾蘸着奶水就往马保明的眼上抹,阿P用手挡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慢一点,别滴在地上,滴奶赛白银啊。”顺便又提醒马保明别忘了刚才说的话。马保明眨巴着眼说:“放心,P哥,今天晚上我请客。哎,这玩意儿就是不一般,舒服多了!”

阿P一看马保明那副滑稽相,笑了:“哪有那么快就见效?怕是心理因素吧。”

马保明指了指眼睛,高兴地说:“真的很管用,很舒服。”

傍晚时分,马保明受伤的眼睛果然消肿了,他在厂部小餐厅点了几个菜,两瓶老白干,找来了阿P和老王,三个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马保明眼睛轻松了,就劝酒说:“今天阿P多喝点,功劳大大的!”

老王也凑上来说:“就是,P哥今天是关云长再世,千里走单骑……”

阿P被这么一吹,不禁得意起来,禁不住左劝右劝,不一会就喝高了,一张嘴也没把门的了,他扶着马保明的肩膀,得意地说:“小,小马,你觉得,这、这奶水效果怎么样?”

马保明忙说:“管用,真太管用了,你看,我这眼能睁开了,也不流泪了……”

阿P听了,哈哈大笑,打断了马保明的话说:“你、你认为我,真、真的敢向老板娘要奶水呀?我,我只不过是赊了她一小瓶,娃、娃哈哈果奶,让、让她倒在杯子里……”

“砰—”没等阿P说完,马保明蒲扇大的巴掌就拍在桌子上:“什么?什么?你要的不是奶水,是娃哈哈果奶?阿P啊,阿P,你太缺德了!要不看我们朋友一场,这巴掌早掴到你脸上了!”

阿P一下子吓醒了。马保明愤愤地说:“我说这奶水还真有点酸味,你万一把我眼睛弄瞎怎么办?”

老王忙在一旁打圆场:“算了,小马,人家阿P说了真话,就不能算不仗义,不告诉你也不就当是人奶了?刚才还说管用,现在看来,这电焊灼伤眼,用牛奶未必不行,弄不好比人奶疗效更好……”

这时,阿P的酒完全醒了,再也坐不下去了,就说:“这顿、这顿酒钱算我的。”说完跌跌撞撞地往外溜,身后还传来马保明尖利的骂娘声……

第二天,阿P去了小卖部,老板娘问:“要啥?”

阿P拿出一元钱搁在桌上:“昨天赊的那瓶娃哈哈果奶。”

没想到,老板娘却笑了,问:“马保明灼伤了眼,是他用的,怎么自己不来付账?”

“他,他经常遭你训,他不好意思来……”阿P话没说完,老板娘打断说:“我有那么凶吗?数落他是为了他好,让他少喝点,少抽点,挣个钱容易吗?再说,喝多了既伤身体又误事……”

说着,老板娘话锋一转,冲着阿P说道:“算了,我也说你几句,在一块干活,缺德的事你也做得出来?电焊灼伤了眼,娃哈哈果奶能治好?我可没听你的馊主意,给你们挤了半杯奶,饿得俺儿子哭了小半天!”说完,把阿P的一元钱给扔了出来,转身进屋了。

阿P揣起钱,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他抬起头,看到远处低着头干活的马保明和老王。

心想:不管怎么说,这些人中还是我阿P胆子最大,点子最多。问老板娘要奶水,从今往后这工地上可能再没有第二人了。

想到这里,他又得意地哼了起来……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