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夜半歌声
更新时间:2024-04-25 13:12:38

1

夜半歌声

朱昆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着写着,没吓着别人,把自己吓个半死,以至于晚上方便都胆战心惊的,不敢上公厕,生怕一不小心,半路上会撞着鬼。

这天晚上,构思一篇鬼故事,想了一会儿,他感到尿急,急忙跑出去,几步来到门前那棵大树下,解开裤带,准备把腹内液体释放了。谁知,就在这时,一个白影“呼”的一声,从前面一闪而过,鬼魂一样,一眨眼不见了。朱昆一惊,尿意顿时消失,眨着没戴眼镜的近视眼,冷汗直冒。

他提着裤子,转身刚准备往回跑,一个黑影又“呼”的一声从眼前冲过去,也迅即不见了。

朱昆慌了神,捂着耳朵冲进屋子,颤颤抖抖关上门。在恐怖小说中,刚才看到的这种现象,叫“捉生魂”。捉生魂,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鬼魂来到阳间,追捉活人的魂灵,用来做替身,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托生。这样的鬼,也不是始终盯着一点,一般遇着谁就抓谁。但凡撞着这样的事,得赶紧捂着耳朵,才能避免灵魂出窍。

跑进房里,朱昆一头栽倒在床上,发疟疾一般钻进被窝,尿意彻底消失。勉勉强强挨到天亮,迷迷糊糊中,他突然一激灵,耳边隐约听到一阵悲悲切切的歌声。

这儿是偏僻小巷,大上午也少有人行,更何况一早。也正因为这样,朱昆才租住在这儿。他觉得这儿荒凉冷落,很有聊斋的意味,便于激发自己的灵感,创作出更恐怖的小说来。听到歌声,他悄悄爬起来,穿着短裤跑到门外。灰蒙蒙的早晨,小巷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就在这时,歌声突然停止。朱昆脸色煞白,跑回房里,暗暗发誓,完成手头这部小说后,立马走人,再不住在这个破地方了。

2

虽然害怕,文章还得写。写到上午,朱昆感到饿了,准备去买点吃的。刚出门,那个悲悲切切的声音又响起来。朱昆侧头看看,空空的巷子里渺无一人。

他慢慢转回头,睁大眼睛,望着院中,慢慢走了回去,可那声音又戛然而止,失去了踪迹。

吃过午饭,朱昆没心思写文章了,坐在电脑前,将自己所见所闻写成帖子,发在网上,帖子名叫《半夜谁在唱情歌》。文章中,朱昆发挥一个恐怖作家专长,具体描摹了歌声,交代了自己所住地点,把自己所见情景写得鬼气森森,恐怖至极。结尾断言,自己听到的歌声,是门前的老树发出的,很可能老树成精,最近思凡,才唱出悲悲切切的歌。

帖子写完,他又一头钻进文章中,熬到深夜,才上床休息。

朱昆屋内的灯刚灭,巷子一头,一个人影一闪,悄悄来到朱昆院子外,左右望望,见没有人,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顿时,那棵老树上响起一阵悲切的声音:“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眼睛干干的”

黑影听了歌声,不惊反喜,关了手机,抱住树,几下子爬上去,借着隐隐的月光,发现树杈上有个鸟窝,忙将手伸进去,不一会儿,摸出个东西,细细一看,是款手机。

他拿着手机,迅即爬下树,见没人跟踪,快步走到巷口,钻入一辆车内,开上就走。车子左拐右拐,拐过几条巷子,上了马路,不一会儿来到一座楼前停下,黑影钻出来,走进楼里。

楼内大厅里,一个胖胖的女人站起来,轻声问:“找到了吗,小郭?”

叫小郭的人连连点头,拿出那款手机,交给胖女人。胖女人接过来,仔细看看,长吁一口气,如获至宝地道:“好样的,那个该死的吴飞,究竟把手机藏在哪儿了啊?”

小郭说,藏在一棵树上的鸟窝里。

胖女人睁大眼,良久道:“你怎么就想到那个地方?”

小郭听了,得意地告诉她,把吴飞抓回来的那个晚上,回到家里,自己一直疑惑不解,这个吴飞,自己追得够紧的啊,她怎么就能把手机藏起来?她又把手机藏在哪儿了呢?以至于他们抓住她,怎么也找不见。突然,他心里一动,想到在追吴飞时,吴飞跑到一条巷子间,手突然一扬。对,她一定是把手机扔在了那儿。

也就在这时,他听到又一个传言,网上出现一个帖子,竟然是老树成精时时唱歌的消息。他隐隐有种预感:手机有了下落。忙打开电脑,找到那个帖子,不由得笑了。说到这儿,看见桌上有台电脑,他卖弄地打开,翻出一条名叫《夜半谁在唱情歌》的信息,让胖女人看,说自己就是根据作者描述的地点,还有听到的声音,马上猜测,那一定是吴飞的手机发出的。

胖女人看了,不由点头道:“这条信息确实及时。”

身后,一个声音笑道:“当然及时,因为,那是我故意贴上去的。”

胖女人听到声音,和小郭同时回头,看到一个青年站在身后。胖女人惊讶地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对方一笑,告诉她,自己叫朱昆,说着,很潇洒地打个响指。随着响声,几个警察冲进来。胖女人浑身一抖,瘫了下去。几个警察走过来,“咔嚓”一声,给她戴上铐子。同时,小郭也被戴上铐子。

根据他们的指点,警察在公司仓库里,找到了手机的主人,也就是他们嘴里说的那个吴飞。在吴飞嘴里,他们知道了一个更惊人的内幕。

3

胖女人姓王,是个分公司经理,也是吴飞的上司。

其实,吴飞原来不在王经理公司上班,她有个姐们儿,名叫罗婷,是王经理的职员。一次下班后,王经理留下罗婷,笑眯眯送上一杯咖啡。罗婷喝了,就昏睡过去,醒来后,总感到身体有些异样,到医院一检查,大吃一惊,自己竟被人暗中奸污了。

她没有证据,甚至谁做的都不知道。伤心之下,她把这事告诉了吴飞。

吴飞一听,决定一探究竟,也来到这儿应聘,做了公司职员。那天下班,王经理留下她,给她一杯咖啡,她喝下后,昏睡过去。王经理一笑,拍拍掌,退了下去。这时,经理室墙壁“吱呀”一响,一扇暗门打开,一个男人闪了进来,抱住吴飞就亲。突然,吴飞睁开眼,飞起一脚,踢中那人下身。

那人一声惨叫,蹲了下去。

听到叫声,王经理冲进来。吴飞冷冷一笑,拿出手机,告诉她,自己终于明白罗婷吃亏的原因了,公安局见。说完,向外跑去。王经理一见急了,对着刚进来的司机小郭喊道:“快,抓住她,抢下手机。”小郭一听,转身紧紧追了出去。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忘记她
下一篇 : 寂寞的十七岁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