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狐妻
更新时间:2024-04-25 19:02:47

大力是喜来村的猎户,人善良老实又能干,已到而立之年而未娶妻生子。为什么呢?原来大力自幼父母双亡,守着一间破茅草屋,朝不保夕,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呢!

狐妻

这天大力像往常一样大清早戴上弓箭把门一扣,也没锁可上,上山了。今天运气不佳,忙活半天累得筋疲力尽,到傍晚时分只猎得一只大母野兔。但大力看到母兔旁边一堆嗷嗷待哺的小野兔们,把大母兔放了。就这样又累又饿的大力空手准备下山了。来到山半腰,大力凭着猎户敏锐的听觉,听见丛林深处传来动物的呻吟声,甚是凄惨。大力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原来是一只狐狸被猎户安的捕兽夹夹住了腿。这只狐狸全身披着白色的毛发,雪白得一成不染。受伤的腿滴着血,血染红了白狐周围的一小片地。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绝望而凄楚地看着大力。大力顿生怜悯之心,连忙过去用力掰开了捕兽夹,然后从自己衣服上撕了一块布条,帮狐狸包扎好了受伤的腿。怕其他猎户追到,大力还把狐狸抱着走了好一阵路才放在地上。狐狸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大概走了一米左右,狐狸回过头来,双目紧紧盯住大力,仿佛要永远记住大力的容颜。大力挥挥手说:“快走吧,以后小心点儿!快走、快走。”狐狸这才跛着腿一步三回首,恋恋不舍地走了。大力盯着狐狸消失在丛林深处后,才带着疲惫的身体下山了。回到家里,大力顾不得饥肠辘辘,趴到床上就睡着了。

说也怪,仿佛霉运一直跟随着大力。一连好几天大力都是一无所获,就靠一些树皮野果充饥。这晚月亮已经爬上了树梢头,大力才空手从山上下来。一到家门口,大力闻到一股久违的米饭香从厨房飘来。大力连忙冲进厨房,打开锅盖。借着月光大力看见锅里有一大盘白米饭,还有一盘红烧肉,一碗猪排汤,一壶烧酒,一碟花生米。大力从小到大,除了在梦里见过这么丰盛的饭菜外,从未有过。当下也顾不得别的,三下五除二把美食消灭得精光。吃完后大力在门槛上剔着牙打着嗝,才想着这饭菜是怎么来的。自己在世上已无亲人,也许是哪位邻居为了感谢平时自己的照顾悄悄带过来的吧。大力这样想着,躺在床上睡着了。这一夜大力是从父母过世后睡得最香的一次。睡梦中,大力梦见自己娶媳妇了,还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早上大力从美梦中醒来,连忙冲进厨房,发现除了一口大锅,什么盘碗,什么骨头碎屑都没有。大力绝望地坐在地上,苦笑了一阵。原来只是黄粱美梦一场。但也好,美梦一场也罢,至少有肉吃,有酒喝,有老婆孩子。平生也未曾做过这种梦,也许是这几天饿昏了,产生幻觉了。这样想着,丁大力起身,背上弓箭又上山了。一路上大力想虽然是梦一场,为什么感觉肚子并不如往常一样饿,食物在肚子里有实在的存在感。晚上,大力如往常一样空手而归。一到家门口像昨晚一样,一股饭香飘了过来。大力冲进厨房,揭开锅盖,借着月光,看见里面除了米饭,有一只大烧鸡,一碗鱼汤,还有一些时令小菜。这次大力顾不得吃了,而是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在感觉到锥心般的疼痛后,大力意识到这不是梦,就把饭菜酒端了出来,一扫而光了。为了保证这不是梦,大力就躺在厨房的地上盯着那些锅碗瓢盆,骨头碎屑。到了三更左右,大力实在撑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睡意袭来,在再次确认那些物品还在后,大力沉沉地睡过去了。早上起来,大力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扫射四周那些东西还在不,可是什么也没有。大力很是郁闷。难道又是梦?就这样大力满腹狐疑地带着弓箭再次上山了。这次大力也没心情打猎了,天刚擦黑,大力就返回家了。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厨房揭开锅盖。如昨两日一样,锅里盛着丰盛的饭菜,只是变换了式样。大力也不想那么多了,端起来就这么吃了。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大力每天上山打猎也成了列行公事,在山上绕一圈就回家。回家后就揭开锅大鱼大肉。但同时大力的猜疑也越来越多了,大力想着即使是哪位邻居感谢自己平时的帮助,也绝不计如此的。自己周围的邻居都不富裕。大力几次想彻夜不眠,盯着地上的残羹,看是谁人把它端走的,但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总会在不知不觉中睡过去。

这一日大清早,大力从厨房的地上爬起来,如往常一样上山。但这次大力只到半路就折返回家了。在家院坝里的黄桷树上蹲起来。这棵黄桷树茎干粗壮,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枝杈密集,大枝横伸,树叶繁密,很适合掩身。这里大力可以看到自家的大门,以及通过厨房的破窗户看到里面的一切。几个时辰过去了,别说人,一只麻雀都不曾光临过大力的破茅草屋。大力的腿脚都麻了,也不敢动一动,连大气都不敢出。大概到了晌午时分,大力眼睛一亮,只见从大力屋旁边的灌木林里跳出来一只白狐,径直向大力家厨房的破窗户走去,然后一跃跳进了厨房里靠近破窗的饭桌上,进了厨房。进了厨房后,白狐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一个亭亭玉立,白衣飘飘的女子就出现在丁大力眼前。女子长得体态轻盈柔美,容颜鲜明光彩,青春华美繁盛,远远望去,明亮洁白像是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脖颈细长,下颚美丽,如雪的肌肤微微显露;浓密如云的黑发髻高高耸立,浓密修长的细眉微微弯曲;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生辉。她姿态奇美,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态娴淑,骨骼相貌如画中的仙女。大力呆住了,从未见过如此绝世佳人,连腿脚麻木都忘记了。只见白衣女子,轻轻地蹲下身来把地上自己蜕下来的白色狐皮折叠好放在破窗下面的饭桌上面。然后开始在厨房里忙碌地打造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食材。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食物打理完后,女子小心翼翼把美食放入锅里,盖上锅盖。做完这一切后女子把桌上的狐皮往地上铺好,往地上一滚,女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狐。白狐纵身一跃上桌,从破窗跳出来。转身又钻进了旁边的灌木林里面,消失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已经四肢僵硬的大力才从树上摔下来。大力意识到了一切:“原来是白狐来报恩了!”

第二天大力带了一个牛皮作成的袋子,如昨天一样藏在了树上。晌午时分白狐也如昨日一样如期而来。然后又是地上一滚变成一女子,把狐皮折好放桌上,接着又开始忙碌起来。这时大力悄悄地从树上下来,猫着步子来到厨房的破窗前面,趁着女子不注意,手一伸把桌上的狐皮拿走了。然后大力又悄悄地爬上树,把狐皮装进了牛皮袋子,放进了树上面的一个由于树枝蜿蜒交错形成的洞里面。女子忙完后回过身来,发现狐皮不见了,在厨房里急的团团转。大力看见后,打开正门,冲进了厨房。女子见了大力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大力也不等女子说话,抱起女子冲进了卧室,放在床上了。

就这样大力结婚了。妻子对大力的唯一要求就是在自己做饭的时候不要进厨房。大力答应了。这样一晃十余年过去了,大力的儿子也能去打酱油了。这些年大力凭着自己的勤劳,在喜来村有了一亩二分地,过起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一天傍晚时分大力的狐妻哀伤地对他说:“想来我一别父母家园已有十余载,甚是思念,可否把我的狐皮借来一睹,方可消我的思乡离绪。”

大力想:是啊,十几年过去了,妻子除了不让他看自己做饭菜外,跟一个正常妻子一样,为自己生儿育女,与自己相敬如宾,是一个贤妻良母!自己妻子的小小要求怎么能拒绝?而且十几年过去了,她也早已习惯了和我一起的人间生活了吧。这样想着,大力说:“你等我一下。”

说完大力来到院子里,爬到愈加枝繁叶茂的黄桷树上,从洞里把狐皮取出来,交到妻子的手里。狐妻拿着狐皮感慨万千,双眼流出两行泪来。丁大力知是妻子思乡情切,想走过去抱抱妻子,安慰她一下。正在此时狐妻把狐皮仍在地上,往地上一滚,变成了一只白狐,然后跑入屋旁的灌木丛里,消失了。

从此,大力每天傍晚时分都会带着儿子往妻子消失的方向待上半个时辰,风雨无阻,但是大力再也没能看到自己的狐妻。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