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歌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
更新时间:2024-06-15 22:46:33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

歌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

“请那位申请去彼得堡的先生进来吧.”俄国驻巴黎大使馆的秘书巴拉宾先生这样吩咐侍者道.于是,他看到一个身材矮胖的人出现在面前:此人有面包师的相貌,鞋匠的身段,箍桶匠的个头,针织商人的举止,酒店老板的打扮.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位先生的姓名居然是奥诺雷·德·巴尔扎克,一位法国著名作家.

这是1843年7月初的一天发生的事.秘书巴拉宾光注意巴尔扎克的体态衣饰,却没看到巴尔扎克脸上长期熬夜写作而深陷的眼窝里,眼眸炭火般熠熠放光.这双眼睛似乎看透了人间的冷暖,美德与伪善被他分辨得丁是丁、卯是卯,所以他能用笔构建一座大厦.在这所大厦里,两千余位身份不同的人物在九十多部小说、戏剧中上演着一幕幕围绕金钱、权势而勾心斗角的精彩活剧.这就是巴尔扎克创作的九十多部小说组成的《人间喜剧》.

当巴尔扎克十七岁中学毕业后,攻读法学院时,曾在巴黎的律师事务所见习,从此事务所中笑声不断.这个见习生的逗人发笑甚至干扰了正常工作,以至事务繁忙时,事务所会派人给他送来一张便条:“巴尔扎克先生今天不用来了,因为今天工作很多.”

就在这个事务所里,巴尔扎克从法典和案例中渐渐了解了法国当时社会的人间百态.因为民间官司,真实反映了家庭中和人们相互间为财产的争夺而暴露的种种丑恶.

中学时代,巴尔扎克就对自然科学中的生物分类很感兴趣,“社会现象里也能这么划分吗?”这个念头曾多次出现在他的脑海.这天在咖啡馆,巴尔扎克与一些医生、化学家交谈时,一个老医师神秘兮兮地对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思维比肉体更有力,它可以吞噬、吮吸、消融掉肉体……”

这席话让巴尔扎克联想到日常生活中那些恶棍是如何用刻毒的语言,摧残黑暗的心灵的.

这种种见闻和思索,到了巴尔扎克必须用写作来谋生时,才产生了作用.因为经商不善,成年的巴尔扎克负债累累.走投无路的商人的苦恼,金钱世界的黑幕,他都亲身体验到了.人生的苦难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这位伟大的作家,但是更重要的是勤奋和自信.

“我像鸡一样,每天傍晚六七点钟上床睡觉,清晨一点钟被唤醒,写到八点,再睡一个半小时,吃些东西和浓咖啡,再写到四点……”巴尔扎克每天就这样写作十五六个小时.出版商称他为“小说的火山”,六个星期就可以“喷”出一部小说.

他写字桌边的乌木文件柜柜顶上,放着一尊拿破仑石膏像.拿破仑像的剑鞘上挂着块卡片,上面写着一行字:“他用剑没有完成的事业,我将用笔来完成——奥诺雷·德·巴尔扎克.”

1835年初,巴尔扎克的新作《高老头》风靡巴黎,书商们张贴海报来告知读者.第一批印出的书未投入市场就被书商预购一空.然而没有人知道,几个月前,在巴黎的卡西尼街那间书房里,有个人几乎是发狂似的在书稿上奋笔疾书,他几乎每天写作十八个小时.咖啡气息和烟味使这个房间如同即将失火的厨房.最后一天,房间竟然爆发出一阵阵哭声.因为那个人——巴尔扎克写到高老头被两个好虚荣的女儿将钱财索要一空,孤独地病死在小阁楼时,禁不住伤心至极,嚎啕大哭.他把自己的整个身心投入到他小说中的人物里去了.

从《高老头》起,巴尔扎克让他的人物在一部部作品里多次出现.读者看到的人物更生动,血肉丰满.巴尔扎克从自己熟悉的人中选出模特儿,再加以提炼,把别人的生活经历加上去.这些人物组成了他心中的世界,这个世界反映了法国历史上政治变动起伏最剧烈的十九世纪中叶.那个时代,今日的爱国者明日就成为叛徒.人们只去咖啡馆阅读党派的报刊,却从不订阅,这样避免所订的报刊成为日后被人控告犯罪的证据.

《舒昂党人》、《欧也妮·葛朗台》、《驴皮记》、《贝姨》、《幻灭》、《夏信上校》,法国的贵族、资本家、银行家、官吏和军人等等,都一一出现在人们眼前.巴尔扎克不加评论,他只是描绘,逼真地描绘,描绘法国资本主义的兴起,封建贵族的没落,金钱和贪欲如何让人们疯狂.他的小说似乎没有情节,只有被欲望激情鼓动着的各种类型的人物.历史是各种人物的活动组成的,“我只是法国历史的书记员”.巴尔扎克说得很坦率.

这个“书记员”有个可怕的习惯.

书商收到巴尔扎克的书稿很高兴,但印刷厂工人却好比苦役犯开始服刑.字迹难认,如同天书,改过去又改回来的符号像一堆古埃及法老时代的象形文字.当排字工好不容易靠猜测辨认,将书稿排成清晰的校样,巴尔扎克又开始横七竖八地涂改增删.这位追求完美的作家就是这样使他的小说成为了杰作.

“我每天喝三杯浓咖啡、胃在痉挛、血在燃烧、脸色焦黄……”到了1850年8月的一个夜晚,这位三十年来日夜辛劳写作的小说家终于病倒了.

在昏迷中,躺在病榻上的巴尔扎克说:“我的病,只有毕安训医生能救我……”

在场的人无不叹息,因为毕安训是巴尔扎克《高老头》中的人物.巴尔扎克至死也没有离开自己的《人间喜剧》,那是他写下的一百三十七个书目,最终写完了九十一部的小说世界.

为他送葬的行列延续了好几条大街,有政府内政部长,作家雨果、大仲马等著名人士,更多的是为他的作品排字的印刷厂工人等普通民众.雨果在墓前发表演说时,太阳逐渐西斜,巴黎沉浸在落日的余晖中.只有埋棺柩泥土的低沉响声,打断了雨果的讲话声.来拉雪兹神父墓地悼念巴尔扎克的人们,都肃穆地站着.那时刻,是如此寂静.埋葬棺柩的泥土声,仿佛是悼念这个文学巨匠去世的一声声叹息.

以上是查字典为您提供的小故事:歌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灯草姑娘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