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另一种报答
更新时间:2024-04-25 18:34:59

俗话说得好,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大山十年前还是个百万富翁,可自从儿子生了怪病之后,口袋里的钱就像自来水一样哗啦啦流了几年,终于流成了一个穷光蛋。房子卖了,车子卖了,最后连值钱的家具首饰也拿去当了,好歹救回儿子一条命。可接下来还得用药物治疗一段时间,费用大着呢。

另一种报答

这天一大早,大山就到街头去揽零工。他在寒风中饿着肚子坚持了半天,终于等来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说要改造一下卫生间,问大山会不会弄。大山忙不迭地说会会会。

女人又左右瞧了瞧,问要不要再找一个人。大山慌了,连忙给她拍胸脯:“这点活我一个人干就行了,最多两天就好!”

女人一笑,把他带到家里。大山估算了一下,再次保证说两天内一定完工,之后和女人说好工钱,就准备给她写下要买的材料。

女人挺热情,招呼他在气派的沙发上坐下,还端来一杯水,让他慢慢写。大山喝着水,无意间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封信,上面收信人的姓名写着“刘元宵”。

大山一怔,眼睛立刻定格了,这个名字好熟悉呀!他把目光往下移,当看到寄信人的地址时,他的心猛地一跳,这个山西的地址他肯定见过。闭上眼飞快地在脑海里搜索一遍,大山差点喊出声来,这个地址他不但见过,而且还亲手写过多次。写在哪儿?写在一张张的汇款单上。

十年前,大山有钱的时候,曾资助过十几名大学生。每次汇钱,他都不肯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地址,在汇款人一栏里,总是填一个“吴需报”。大山取这个假名字的用意,就是想让受帮助的人明白,不必知道他是谁,自己也不希望他们来报答他……

大山竭力使心情平静下来,抬头问那个女人:“您爱人叫刘元宵吗?他老家是哪里的?”

女人点点头,说:“是呀,他老家在山西农村。”女人还说,老公以前家里特别穷,差点上不了学,现在,老公在某个局里上班,总算熬出头了。

大山的心又是猛地一跳,真是太巧了,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个当年受他资助的大学生。对这个资助对象,大山的印象还特别深,因为他的名字特别好记,而且从他上高中时就开始资助了,整整七年时间,大山已经记不清填过多少张汇款单了。

大山不禁四处打量起这个屋子,看得出来,这是个富裕的小家庭。女人有点奇怪地问:“怎么,你认识他?”

大山忙说:“不不不,我只是随便问问。”说着,低头飞快地在纸上列好需要的材料。正要告辞时,女人的老公回来了。刘元宵十分年轻,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让人一看心里就有种感觉:嗯,这人一定活得很滋润!

刘元宵跟大山说了句客套话:“师傅,那请你多费心了。”大山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结果还是没说出来,扭头匆匆走了。

回到家,大山一口气啃了三个大馒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水,一抹嘴巴,把遇上以前资助学生的事对老婆说了。

老婆一听,疲惫的眼睛里顿时闪出一丝光亮,她盯着大山的脸犹豫地说:“咱们现在这么困难,他家要是过得好,能不能找他……咱们不说要他还,也不说报答,只是、只是……”

大山耷拉着脑袋,抓了抓头,这事儿太为难他了。怎么找?难道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就是资助他的吴需报,然后请人家帮自己渡过难关吗?他以前用这个名字,意思明摆在那儿,现在要是找上门去……大山心里就像有道坎似的,迈不过去。

大山闷声不响想了半天,抬起头坚决地说:“不行,我就是去借,也不能去找人家要。”

老婆长叹一声:“你到哪儿去借?”大山立刻又耷拉着脑袋不吱声了。是啊,这几年,他们把能借的地方都借遍了,也把能借的人都借怕了,哪还有什么地方可借?

第二天一早,大山带上工具去刘元宵家,进了门,他默不作声,只顾低头干活。两天不到,活儿就干完了,却没再见过刘元宵。女人说,老公总是那么忙,一天到晚都不在家。这女人倒是不错,不但端水递烟,还管了他两顿午饭。

拿了工钱出来,大山忍不住又回头看看,心里百感交集。刚好女人开门出来,问他:“师傅,还有什么事吗?”大山忙说没事,掉头走了。

过了几天,大山的难关眼看马上又要来了:再过半个月,就得带孩子上医院检查,加上买药,需要好几千块,可他手里攒的钱还不够一半呢。为此,夫妻俩整天愁眉不展。

这天老婆出去借钱,晚上两手空空回来,饭也吃不下,抹着泪冲大山哭:“为了咱们的儿子,你就去找找那个刘元宵吧,算我求你了!过去你捐这个,帮那个的,我从来不说半句,现在轮到你需要帮助了,怎么就……”

大山盯着一旁的儿子,一咬牙,说:“别说了,我去找刘元宵。”

天亮后,大山径直就往刘元宵家走去。谁知到了门口,他又犹豫了,在门外徘徊了半天。最后,他硬着头皮伸出颤抖的手,在门上“咚咚咚”轻轻敲了三下。敲完他想,如果里面没人,我就走了。

可门立刻就开了,女人一看是大山,有点惊讶地问:“师傅,是你呀,有什么事?”大山的脸涨得通红:“有……嗯嗯,没有。”女人呵呵一笑,打开门请他进去。

大山坐下一看,还是没见刘元宵。女人说,刘元宵出差去了。说着给他端来一杯水,笑着问他:“师傅,你有什么事呀?”不知咋的,大山心里一下子虚了,他支支吾吾地说:“没事,没事,我、我先走了。”说着站起身来。

女人奇怪地看着他:“师傅,你一定有事吧,有事你就说嘛!”大山挠挠头说:“我刚好路过这儿……”情急之下,他撒了个谎,说这两天找不到活,就想来他们家看看还有什么活。

女人“哦”了一声,想了想说:“我家现在没有什么活要干的,不过你可以留个电话,一有活我就通知你。”

大山现在哪有什么电话,他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地址,女人提醒他还得留个名字。大山拿笔的手抖了几下,如果在这儿写下吴需报这个名字,也许刘元宵就会知道他是谁了。想是这么想,写完了一看,还是清清楚楚写成了自己的大名吴大山。

大山回到家,老婆迫不及待地问他:“跟刘元宵说了没有?”大山在路上早想好了,说:“没见到他,不过我已经告诉他老婆我是谁了。他老婆说,等老公出差回来,就跟他说。”

老婆怔怔地望着窗外,喃喃自语道:“希望这个人有点良心,知恩图报,反过来能拉我们一把。”

过了两天,老婆出去摆夜摊了,大山在家正就着开水啃馒头。忽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大山一看,不由得又惊又喜,来人居然是刘元宵。

大山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你……来了!”刘元宵笑着说:“大山师傅,我今天刚到家,听老婆说了你的事,一想我们局里刚好有点活要找人干,我就顺便来通知你。”

大山一听,不禁大失所望。他还以为刘元宵认出了他的笔迹,猜出了他是谁,特意找上门来呢。

刘元宵站在屋里,四处打量一番,又看看一脸病容的孩子,问道:“这孩子怎么啦?”

大山长叹道:“别提了,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以前,也算是个有钱人。”接着,他就把因为给孩子治病而变成今天这个地步的事说了出来。

刘元宵听了,果然十分惊讶,连连感叹。大山一边说,一边注意他的神色:“我以前有钱的时候,也做过不少善事,资助过不少大学生,唉,没想到自己今天会变成这样。”

大山眼巴巴地盼着刘元宵接过他的话头,说说以前家庭贫困接受资助的事,这样一来,也许说着说着刘元宵就明白了,眼前的人就是当年资助他的人。可刘元宵一句也没提自己以前的事,只是安慰他几句,匆匆地走了,叮嘱他明天就去干活。

大山望着他的背影,张着嘴巴,想喊,最终还是没喊出来。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算了,算了!就当我们没遇上吧!”

忙乎了两天,大山把活干完了,刘元宵亲自把工钱交给他,并且说以后一有活就会通知他。大山叹了口气,回家了。

一回到家,儿子就举着一张纸冲他喊:“爸,有人给咱们寄钱了!”

大山一愣,从儿子手中接过一看,天哪,竟是一张汇款单,数额是一万元,汇款地址就在本市。再看汇款人的名字,他不由得大吃一惊,上面赫然写着“吴需报”。儿子说:“爸,附言栏里还有字呢。”

大山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几行小字:吴需报不是我,他资助了我七年,而我却没有办法报答。我想用他的名字帮助你,算是对他的一种报答吧。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