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恐黑症
更新时间:2024-04-25 12:20:06

程华辉长相温文尔雅,性格内向,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当主治医师。程华辉已经三十三岁了,如今却还是光棍一个。原先程华辉也曾谈过两个女朋友,但最后都嫌他太胆小而跟他分了手。程华辉很苦恼,却又怎么也克服不了那个很古怪的毛病——怕黑。程华辉不仅晚上不敢出去,就连夜里睡觉也要开着灯,否则就会怕得睡不着觉,即使睡着了也会被惊醒。

恐黑症

这天,程华辉上班快到医院的时候,一个骑单车的女孩莽莽撞撞地朝他冲过来,程华辉躲闪不及,被撞了个四仰八叉,当时就痛得“哎哟”地叫了一声。没等窝了一肚子火的程华辉发作,那女孩已经一脸歉意地过来扶他了:“哎,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看着她那白皙而略有些妖艳的面孔,程华辉心里的恼怒顿时像漏气的皮球,很快就泄掉了。

“对不起,你没事吧?伤着哪里了?”女孩很焦急地说。

程华辉爬起来,看了看,手掌擦破了点皮,屁股也觉得生痛,手肘摔得够呛,他痛得直咧嘴。但在一个漂亮女孩的面前,他不能不表现得坚强些,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连连说:“没事没事!”

那女孩却一而再地表示着歉意,执意要送程华辉去医院看看。程华辉起初对她那颇具性感的打扮还有点反感,以为她不像个正经女孩,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客气,又是那么地执著,对她的印象便不由得改变了。于是笑着对她说:“我就是医生,我自己知道轻重的。你别担心,我正要去医院,不过,不是去检查伤得如何,而是去上班。”

女孩被他的幽默逗乐了,自我介绍说:“那好吧。我叫周小燕。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毕竟是我把你给撞伤的,我希望知道你的伤势情况。”

程华辉本想拒绝的,这实在算不了什么大事,没必要小题大做。可是,看到周小燕那双闪烁的大眼睛和长睫毛,他心里不由得一动,随手将名片掏出来递给了她。两人友好地分手后,这一整天,程华辉的心里老觉得有些失落。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程华辉换回西装刚准备回家,一扭头,发现办公室门口有个女孩正甜甜地望着他笑,女孩的手里还提着一袋水果。这不正是周小燕吗?程华辉一下子愣住了。周小燕笑道:“提水果来看医生,是不是有悖常理?”程华辉也笑了。

慢慢地,两人就熟了起来。交往的过程中,程华辉虽然觉得周小燕有时装扮有些过火,但仍被她的热情与那种青春的野性所吸引。逢周末或轮休时,他尽量陪着周小燕玩,但是,如果周小燕在晚上约他出去,他就会尽量地找借口拒绝。

程华辉一直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周小燕他这一心理怪癖。如果告诉她,她会不会像前两任女友一样,因此看不起他,嫌他胆小便离他而去呢?他已经无法离开周小燕了,她青春的活力,骄横的任性,娇小玲珑的躯体,无一不吸引着他。在他心里,周小燕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红玫瑰,以后会不会变成那一抹蚊子血尚是未知数,但至少现在他已经无法自制,就像一只飞蛾,明知她是火焰,还是要忍不住地扑向她。

这天晚上,两人正在客厅里嬉闹,突然间,停电了。程华辉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个东西猛地砸在了他的头上,好像是广柑这类的圆形物……两分钟后,电来了。程华辉已是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周小燕一脸恐惧地抱住他:“程华辉,刚才停电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打在我身上,你这里难道有鬼吗?”

程华辉一听,不由得懵了,怎么会有鬼?可他此时似乎说不出话了。周小燕看着程华辉已被吓得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由得生气地踢了程华辉一脚:“程华辉,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程华辉嗫嗫嚅嚅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是怕鬼,我……我只是怕黑!”好半晌,他才调整好心态,安慰周小燕:“不要怕了,不会有鬼的,世上哪有什么鬼呀!”话虽这样说,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周小燕,还是在安慰自己。他实在想不明白,停电时砸向自己脑袋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从这天开始,怪事接连发生。程华辉的住处以前很少停电,但后来有几次他与周小燕在一起时,他这里就会莫名其妙地突然停一下电。更让他惊诧的是,每次停电,他都会隐隐约约地听见一个女人怪怪的叫声:“还我命来!”每当这时候,程华辉都会惊恐地发出尖叫,并吓得满头大汗!这样一来,周小燕渐渐地对他感到不满了,一再地追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却说不出口来。

这天,程华辉又被停电后的黑暗吓得面无血色。来电后,周小燕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气恼地对程华辉说:“你根本就不是个男子汉!我真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和你生活在一起!你的鬼屋,你的胆小,都让我难以承受。再继续下去,我会成为疯子的!”万般无奈之下,程华辉不得不向周小燕诉说了他那难以启齿的隐私。

程华辉长相温文尔雅,性格内向,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当主治医师。程华辉已经三十三岁了,如今却还是光棍一个。原先程华辉也曾谈过两个女朋友,但最后都嫌他太胆小而跟他分了手。程华辉很苦恼,却又怎么也克服不了那个很古怪的毛病——怕黑。程华辉不仅晚上不敢出去,就连夜里睡觉也要开着灯,否则就会怕得睡不着觉,即使睡着了也会被惊醒。

这天,程华辉上班快到医院的时候,一个骑单车的女孩莽莽撞撞地朝他冲过来,程华辉躲闪不及,被撞了个四仰八叉,当时就痛得“哎哟”地叫了一声。没等窝了一肚子火的程华辉发作,那女孩已经一脸歉意地过来扶他了:“哎,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看着她那白皙而略有些妖艳的面孔,程华辉心里的恼怒顿时像漏气的皮球,很快就泄掉了。

“对不起,你没事吧?伤着哪里了?”女孩很焦急地说。

程华辉爬起来,看了看,手掌擦破了点皮,屁股也觉得生痛,手肘摔得够呛,他痛得直咧嘴。但在一个漂亮女孩的面前,他不能不表现得坚强些,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连连说:“没事没事!”

那女孩却一而再地表示着歉意,执意要送程华辉去医院看看。程华辉起初对她那颇具性感的打扮还有点反感,以为她不像个正经女孩,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客气,又是那么地执著,对她的印象便不由得改变了。于是笑着对她说:“我就是医生,我自己知道轻重的。你别担心,我正要去医院,不过,不是去检查伤得如何,而是去上班。”

女孩被他的幽默逗乐了,自我介绍说:“那好吧。我叫周小燕。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毕竟是我把你给撞伤的,我希望知道你的伤势情况。”

程华辉本想拒绝的,这实在算不了什么大事,没必要小题大做。可是,看到周小燕那双闪烁的大眼睛和长睫毛,他心里不由得一动,随手将名片掏出来递给了她。两人友好地分手后,这一整天,程华辉的心里老觉得有些失落。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程华辉换回西装刚准备回家,一扭头,发现办公室门口有个女孩正甜甜地望着他笑,女孩的手里还提着一袋水果。这不正是周小燕吗?程华辉一下子愣住了。周小燕笑道:“提水果来看医生,是不是有悖常理?”程华辉也笑了。

慢慢地,两人就熟了起来。交往的过程中,程华辉虽然觉得周小燕有时装扮有些过火,但仍被她的热情与那种青春的野性所吸引。逢周末或轮休时,他尽量陪着周小燕玩,但是,如果周小燕在晚上约他出去,他就会尽量地找借口拒绝。

程华辉一直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周小燕他这一心理怪癖。如果告诉她,她会不会像前两任女友一样,因此看不起他,嫌他胆小便离他而去呢?他已经无法离开周小燕了,她青春的活力,骄横的任性,娇小玲珑的躯体,无一不吸引着他。在他心里,周小燕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红玫瑰,以后会不会变成那一抹蚊子血尚是未知数,但至少现在他已经无法自制,就像一只飞蛾,明知她是火焰,还是要忍不住地扑向她。

这天晚上,两人正在客厅里嬉闹,突然间,停电了。程华辉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个东西猛地砸在了他的头上,好像是广柑这类的圆形物……两分钟后,电来了。程华辉已是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周小燕一脸恐惧地抱住他:“程华辉,刚才停电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打在我身上,你这里难道有鬼吗?”

程华辉一听,不由得懵了,怎么会有鬼?可他此时似乎说不出话了。周小燕看着程华辉已被吓得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由得生气地踢了程华辉一脚:“程华辉,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程华辉嗫嗫嚅嚅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是怕鬼,我……我只是怕黑!”好半晌,他才调整好心态,安慰周小燕:“不要怕了,不会有鬼的,世上哪有什么鬼呀!”话虽这样说,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周小燕,还是在安慰自己。他实在想不明白,停电时砸向自己脑袋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从这天开始,怪事接连发生。程华辉的住处以前很少停电,但后来有几次他与周小燕在一起时,他这里就会莫名其妙地突然停一下电。更让他惊诧的是,每次停电,他都会隐隐约约地听见一个女人怪怪的叫声:“还我命来!”每当这时候,程华辉都会惊恐地发出尖叫,并吓得满头大汗!这样一来,周小燕渐渐地对他感到不满了,一再地追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却说不出口来。

这天,程华辉又被停电后的黑暗吓得面无血色。来电后,周小燕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气恼地对程华辉说:“你根本就不是个男子汉!我真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和你生活在一起!你的鬼屋,你的胆小,都让我难以承受。再继续下去,我会成为疯子的!”万般无奈之下,程华辉不得不向周小燕诉说了他那难以启齿的隐私。

747838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母爱致命伤
下一篇 : 鹅为鸡站岗
747838查询网(747838.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747838查询网 747838.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1号-7